2ddr5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只會拍爛片啊》-第二十九章 張叔,你要整死我啊!(第三更!)展示-rkuat

我只會拍爛片啊
小說推薦我只會拍爛片啊
世界上最难的事情永远都只有选择。
沈浪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选择了……
但是,他根本没想到,此时此刻沈浪又要再重新选择一次。
而且……
是在这种场合之下。
秦家……
周家……
所有人的表情都在沈浪的眼里。
这一瞬间,沈浪脑海中闪过许许多多的念头……
这些念头全部交汇在一起,虽然不至于变成了万丈深渊,但是,谁都不希望这次宴会会变得尴尬……
所以,最理想的结局,就是两面都要一碗水端平,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偏哪怕是一点点。
事实上!
沈浪必须要从这种几乎不可能的,悬崖边上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法……
而且解决方法要完美,不留痕迹,不让任何人反感。
这很难!
不过,其实从某种程度上,从道理上来说,这也不难……
这是秦家的宴会,自己是客人……
如果没有秦老爷子突然跑过去邀请的话,那么自己也不至于碰到这种尴尬的境地,自己现在大概跟周家父子喝着酒,非常愉快地聊着关于自己新电影的内容。
所以……
如果按道理上来说的话,自己应该坐在周家那边。
毕竟,明面上,秦老爷子是邀请周家全部人的,而从明面这一层理解的话,自己只是一个并不重要的附赠品,同时是一个小辈,小人物……
而自己的目的性很明确,就是去周家聊电影的,至于其他的……
其他复杂的东西,抛开最本质的东西,就一点都不复杂。
所以自己坐下去以后,自己需要用一句话表明自己的目前自己的处境情况。
譬如“我觉得我应该坐在这里,毕竟,我想了想,我是跟随周老他们一起过来的,是因为沾了周家的光,才能有资格坐在这里,不然的话……”
这样的话……
双方面子都能好看,而且基本上算是一碗水端平。
很稳……
想到这的时候,沈浪嘴角微微一笑,本来心中无语的迷雾瞬间散尽。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就在沈浪做出决定的时候。
“呯。”
“哎呀!”
最后一个风水师 九道泉水
“啊?对不起,我……”
“餐巾纸呢?”
“这,在这里……姐!”
“秦仁你怎么整天冒冒失失的……现在倒杯可乐都不会倒了?倒杯可乐倒成这样……”
“啊,我……”
“你还好吧?手没伤到吧?”
“没伤到,没事……”
“那就好,刘叔,清理一下这里的玻璃碎……沈浪,抱歉啊,要不这样你先坐晓溪那边吧,椅子垫都被秦仁这冒失鬼给弄湿了……”
“对不起浪哥……我马上收拾。”
秦仁尴尬地看了沈浪一眼。
他本来想帮秦瑶倒可乐的。
但是倒可乐的时候,突然膝盖被什么东西踹到了一般,然后整个人失去了平衡,猛就一踉跄,然后整瓶可乐被洒了一大半,甚至连杯子都没抓稳摔了一地碎片。
網遊之獨步江湖 淒殤魂
“啊,这……好吧,要不我帮忙清理一下吧。”
“不用了,你是客人,赶紧过去坐吧,大家肚子应该饿了,抱歉哈各位……”
“哦,好。”
……………………………………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沈浪的选择。
但是……
谁都不知道突然间会发生这一戏剧性的一幕。
秦仁冒冒失失地挠了挠头,露着尴尬的笑容轻咳一声跟所有人道了个歉。
秦向山无语叹了一口气。
秦母瞪了秦仁一眼,如果不是现在人多的话,她恨不得抽这儿子一巴掌,甚至都想把这家伙给塞进去了……
这小子一天天没个正形的,对象也不找,整天不务正业……
现在,连倒杯可乐都倒出这种尴尬的事情。
至于秦国柱则看了一眼秦瑶,随后若有所思地又看了一眼坐在周家身边的沈浪。
随后,笑眯眯地看着所有人…
“哈哈,小事,小事,各位,先吃饭吧,再不吃菜就要凉了……”
“好……”
“老周,我们多少年没在一张桌上吃过饭了?”
“没数过,有很多年了。”
高傲少爺撞到愛情
“是啊,一晃就很多年了……”
“……”
随着秦老和周老开始聊起来的时候,气氛开始逐渐变得愉悦了起来。
“浪哥……我敬你一杯!”
大道無雙 yy八戒
“啊,好的!”
“浪哥,谢谢你,是你让我知道什么才是电影存在的意义……”
“哈,谢什么……”
“……”
觥筹交错间,沈浪看着秦仁,秦仁也看着沈浪。
随后两人喝了一杯。
而周晓溪则看着秦瑶……
天火大帝 望川秋草
脸上虽然有笑容,只是这笑容看起来有那么些许的深意,同时略显些许后悔感。
秦瑶则静静地吃着菜,模样显的很温柔大方。
………………………………
“谢谢……”
“……”
谁都不知道,秦瑶桌子底下的手机微微震动了一下。
感受到了手机震动以后,秦瑶微微看了一眼,随后继续如同一个没事人一样吃着饭。
事实上……
秦仁这倒霉蛋又当了一回背锅侠。
他刚才在要倒可乐的时候,秦瑶用椅脚微微顶了一下秦仁的膝盖。
这么一顶,没有防备的秦仁自然踉跄了一下……
然后……
有些事故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秦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或许是当她看到沈浪呆呆地站在原地,孤零零的模样让她有那么一些心软……
或许是想到沈浪创业不易,一个毫无背景的人,靠着自己的努力,吃了那么多苦,才走到了今天……
或许又是想到了这场宴会上所有人都有自己的靠山,所有人都能犯错,而沈浪却没有靠山,甚至从某些意义上来说,沈浪都不能做错事!
秦瑶自然明白这是自己爷爷和张升在考验沈浪,想看看沈浪在这种场合里到底会怎么做……
不管沈浪怎么做,怎么选择,实际上所有人都不会对沈浪怎么样的。
毕竟他们不是这种气量很小的人。
但是……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不管沈浪怎么选择,都会面临着一种尴尬的境地。
这种尴尬在旁人看来也就长辈对晚辈间的玩笑,这种玩笑无伤大雅。
甚至对沈浪自己来说,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或者他已经有解决方案了。
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秦瑶内心深处却不太希望这样,更不希望在自己家里让沈浪这样。
沈浪这一路跌跌撞撞走来,不管是找发行公司的时候还是拉投资的时候……
我的高三不可能这么扯淡
秦瑶都见到过沈浪的不易……
她至始至终都记得,有一天,沈浪又被不知道多少家发行公司拒绝的时候,一个孤零零地坐在大街上,喝着一块钱一瓶的矿泉水,喝完以后,甚至还用手倒了倒确认是不是真的喝光了。
那一天……
那一个夕阳下的背影,仿佛一幅画一样,在秦瑶的记忆深处挥之不去。
也许,很多人看到了沈浪的辉煌。
但是……
谁知道这辉煌的背后,沈浪到底吃了多少苦,接受了多少教训?
不管怎么样……
他都不能再受什么委屈了。
……………………………………
“来……沈浪,我跟你喝一杯。”
“好的……”
“沈浪,说说你的电影吧……”
“电影吗?”
“是啊!”
宴会上,周祖强拿起酒杯跟沈浪喝了起来。
他对沈浪的电影挺感兴趣。
沈浪笑了起来点点头,喝完酒以后,跟着周祖强继续说起所谓的碳基生命与硅基生命。
沈浪说这些自然是非常擅长……
又是觥筹交错间。
旁边的周晓溪默默地吃着菜,时不时地对着秦母点点头……
不过,内心深处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本来秦瑶跟她是有某种敌对的,某种争斗关系的,但是现在的秦瑶却是安安静静地吃着,喝着……
似乎完全没有她想象中的那种敌对关系。
秦瑶越是这样,周晓溪就越觉得空落落的。
“秦瑶,我敬你一杯?”
“好啊,晓溪!”
两个女孩碰了碰杯。
随后对视了一眼。
两个都在笑,只是秦瑶的笑容似乎更灿烂一些。
随后……得
两位老人也开始喝起了酒,开始聊起了一些往事。
从只言片语中……
沈浪大概听得出来两位老人都参加过那一场朝棒战争。
不过,一个是前线,一个是负责后方分析。
阴阳散仙
两人曾经关系应该很好,不过后来,因为一件事,两人关系就开始僵了。
太平年代。
虽然两家表面上很平静,也隔着不远,见面大家都很热情,从小秦瑶和周晓溪甚至可以说是很要好的姐妹。
但是……
似乎两家终归是隔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膜,好像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过。
气氛随着秦周两老一起握着手,说起曾经事情以后开始逐渐变得高涨了起来。
或许在酒精的作用下,两人一起抽起了中华烟……
事实上,在抽烟聊事情的时候,两人都没觉得有什么,不过在抽到一半,想起沈浪送来礼物的时候,两人突然又觉得不对头……
在这顿饭吃到最后,两个老人都瞪着的眼睛。
“沈浪……”
“啊?”
“你跟我们过来一下……”
“这……”
“……”
………………………………
书房里。
沈浪看着秦老和周老……
滚床单心理学 肖雪萍
莫名有一种要审判的感觉。
“沈浪!”
“在……”
“你知道三茶六礼是什么意思吗?”
“这……我……我不知道啊。”沈浪一愣。
“你现在搜一搜!”
“这……”沈浪拿出手机,当搜到以后,顿时大脑一片当机。
“你同样的礼物,你到底送了几份?”
“我……”
本来有些醉眼惺惺的沈浪瞬间就清醒了。
“臭小子!你说你想干嘛?”
周老瞪着沈浪。
杀气四射!
柯南之从聊天群开始 西瓜卿
“我……周爷爷,我……”
“周爷爷?”
“周……周老……我……”
十八歲的天空續寫 紅袖女
“说!”
周老瞪着沈浪,一副沈浪敢胡说八道,他就敢把沈浪毙了的模样。
“我……我其实就想拍电影……周老,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想拍一部科幻电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电影就拍成了这样……”
沈浪特么整个人都绝望了!
张叔……
你特么!
我不就是买了点假酒给你吗?
你有必要把我往死里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