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v7f優秀都市言情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討論-第224章 孔唸的妹妹鑒賞-bs9sh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小說推薦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陶夭是怎么都没想到,慕琮竟然是一个如此不要脸的玩意儿。
慕琮竟然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了陶夭的手腕儿,急切的道:“夭夭,且慢。我有话要和你说。”
陶夭脸色难看到了极致的沉声道:“殿下请放尊重一些。我和殿下的关系并不算亲密,还请殿下称呼我一声郡主。也免得让人误会了。”
慕琮着急道:“郡主。我知道之前郡主对我有很多误会,不过那都不要紧,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我之前特意远离你,是想着你年纪小,生怕你会被人非议。可我没想到慕子规……”
慕琮这话没说完,可就是这没说完的话,倒是比那些说完了的话要厉害不少。
陶夭歪着头看了看慕琮,认真点头道:“嗯,大皇子殿下还有什么话说吗?我今日来原本是想要逛院子的。如果大皇子这边没什么吩咐了的话,那我就去逛院子了。”
陶夭对这个事情的淡漠,倒是让慕琮瞬间就高兴了起来。
毕竟自己都这样说了,陶夭都没有帮慕子规说一句话。
从另一个角度上是不是就说明了,其实在陶夭的眼睛里和心里,慕子规也不是那么重要的。
嗜血公主融化冰冷少爷
想到这里,慕琮就更加高兴了起来。
毕竟陶夭年纪还小,对这些男女之事,到底是不那么擅长的。
塵墜隕天
那就证明,自己其实是有机会的。
想到这里,慕琮只觉得自己的未来是一片光明。
陶夭离开之后,就跟着孔月华去逛院子去了。
之前那个大吵大闹的想要让孔念给个说法的周氏,这个时候就眼巴巴的看着慕琮,巴望着慕琮承认了陶琬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也好让自己这个做外婆的能跟着沾沾光。
陶夭和孔月华离开之后,这边就没外人了。
慕琮看着周氏的眼神几乎就是要杀人的眼神了,对着周氏寒声道:“周氏,你可知罪?”
周氏膝盖一软,毫不犹豫的就跪了下去,磕头道:“殿下,臣妇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你明知道陶琬怀孕了,还想要串通陶琬来算计本殿。你以为,你们母女俩堵上西北王府和孔家的名誉,本殿就会就范了吗?”
慕琮居高临下的瞥了周氏一眼,周氏整个人瞬间就瘫软在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孔念上来,叹息摇头道:“三夫人,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原本我还指望你劝劝你女儿,让她把孩子打了,接下来和我好好过日子的。可你非但不肯劝说,还妄想攀高枝儿。现如今,就算是我想要帮你,我也是无能为力了。”
周氏不过是一个没什么见识的妇道人家,如今一个大皇子,一个官宦之子在她面前一唱一和的,她根本就已经摸不到头脑了。
脸色难看到了极致的对着慕琮磕头道:“回禀大皇子,臣妇不敢撒谎。琬儿回来确实是和臣妇说了,那孩子是大皇子殿下的孩子。臣妇承认臣妇确实是胆大包天的算计了王府和孔家,可这孔家这边到底是皇上赐婚。也不是臣妇的错。”
慕琮冷哼了一声:“皇上赐婚的事情,本殿这就进宫去求父皇收回成命。并且将陶琬欺君的事情和父皇说清楚。”
周氏忙不迭的磕头道:“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臣妇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这欺君之罪,要诛九族的啊。臣妇真的不敢。琬儿也必定是不敢的。”
孔念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冷笑道:“你家琬儿敢不敢,只需要去大理寺好好审问审问,自然就会有最终结果了。”
周氏自然不肯让陶琬去大理寺的,忙道:“殿下放心,孔公子放心,臣妇这就去问清楚。琬儿向来孝顺,想必是不会对臣妇撒谎的。”
周氏在得道首肯之后赶紧就起身爬进去了。
只是片刻之后,就听见周氏凄厉的尖叫声:“琬儿……”
紧接着就是周氏轰然倒地的声音了。
孔念有那么医术拿进的着急,却很快的想到了慕琮都在这里,忙看了慕琮一眼。
慕琮淡淡的道:“陶琬嫁过来就暴毙而亡。”
孔念愣了愣,随即明白了过来,忙跪下磕头道:“是,谨遵大皇子殿下的吩咐。请大皇子放心,微臣一定会悄悄的办妥这件事情的。”
慕琮沉声道:“嗯,夜深人静的时候,把人给本殿送过去。务必保证,母子平安。”
看着慕琮转身就走的样子,孔念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依着慕琮方才那言语,陶琬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而如今却是……认了那孩子,还将这件事情,交给孔念来处理。
孔念是顾不上里面晕倒的周氏了,赶紧的想办法去给陶琬弄新的身份去了。
陶琬这个身份,已经成了孔念的妻子了。
若是想要入大皇子府,这个身份肯定是不行的了。
陶琬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很快,大家就知道,陶家的陶琬,在嫁入孔家之后不久,就暴毙而亡了。
而陶琬的母亲周氏,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直接就到底不起,昏迷不醒了。
血蓝传奇
紧着就是,孔家旁支孔念的妹妹孔琬,入大皇子府伺候多时,已经有了身孕了。
搜魂者
一时间整个京城都在八卦这个不显山露水,甚至是从未听见过的孔琬,竟然怀上了当今皇上的第一个小皇子。
孔念一时间风头无俩,再也不需要托庇于相府的孔念 ,终于搬出去,有了自己的宅子了。
孔念搬家的那天,孔月华去了西北王府探望陶夭。
总裁别拽:娇妻爱逃跑
姐妹俩坐在凉亭里面,有一搭没一搭的喂着湖里的锦鲤。
看着平日里性格活泼的孔月华如此模样,陶夭就不免的担心了:“怎么?那个喜欢欺负人的孔念搬出去了。你竟然这样不高兴的吗?”
孔月华无奈的叹息道:“郡主也以为,我是我了孔念才不高兴的吗?”
陶夭笑道:“ 不是为了孔念,那还能是为了什么?王爷最近可是很消停,没做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情呀。”
孔月华的脸还是不可抑制的红了起来,恼怒道:“夭夭,你总是取笑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