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zsf火熱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290,野地情人謀殺案:第一章 褻瀆(3)看書-r4dg4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事业、家庭和责任束缚了他大半辈子,让他喘不过气来。他以为他的生命之花已经凋萎,不想林静笃像具有魔力的仙女,把他生活的欲念激发了起来,如枯木逢春,又将鲜花盛开。
重生之天生我才 天下第一白
因此,一个不寒而栗却又令他不能自拔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闪现,他要找准时机占有林静笃的青春。想到这,他的两腮顷刻泛起惊喜的红潮,双眼闪烁出愉快的火花。
吴藻穿过走廊时,他听见林静笃正跟人通电话,她极其温柔道:“亲爱的,今晚我有应酬,会晚一点回来!”然后发出“吧嗒”一声,“亲一下,亲爱的。”
狼王的惹妃 绚烂烟花
她挂了电话,回头一看,吴藻正凝望着她,她不禁一颤,顿时慌了手脚,不知所措。
吴藻打破尴尬道:“——给男朋友打电话啊?”
“是……是的,我进去工作了。”林静笃红着脸,疾步进了办公室。
吴藻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种微微的失落感油然而生。
林静笃对着电话亲吻对方的声音,回荡在吴藻脑海里,听来勾魂摄魄,可那是送给另外一个男人的——一个比他年轻、有活力的男人。他不禁痛恨岁月,吞噬了他的年华,不再有资格爱上一个年轻的女人。
他苍老,头秃,毫无生气,不再具有吸引力。林静笃才二十一岁,跟他五十多相比,是多么不相衬的年龄啊。想到这里,一阵剧痛,如钝刀割肺,使他每根细微的神经都为之颤抖!
吴藻心神恍惚地进了卫生间,对着便池,掏出那话儿,天那,竟然有些硬,不再耷拉着……他知道,他对林静笃想入非非,刺激了他敏感的神经。
他跟小他两岁的妻子已经有一年没有睡到一张床上了,并不是他们夫妻关系不好,而是岁月吞没了他们的激情,更喜欢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林静笃的出现,不可抵挡地袭去了吴藻心上固守的情感道德,他心底重新焕发的爱真切地只为她燃烧,这是罪恶吗?这个疑问如此阴森赫然。
黃薔薇·永恒的微笑
林静笃——对于吴藻来说,是他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和灵魂之塔,同时,也可能是罪恶、陷阱。
逍遥龙尊
他害怕把这既令他迷醉——又害怕的感情在脑海里想太多,简直就像浑身瘙痒那样难以忍受。他相信,生活的琐事能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镇定。因此,他赶忙回办公室,把员工几天前送来的文件,一一仔细看了,并签上字。
誤嫁豪門:枕上小嬌妻 Eiso
晚上,林静笃如约赴了饭局。
一品枭雄
包间装饰豪华,饭桌上菜肴丰盛,昂贵酒水应有尽有。
吴藻的商业伙伴陈总和他的助理边品着酒,边跟他谈着关于房地产生意上的事。林静笃自始至终没能说上一句话。他们的谈话,让她一头雾水。
他们说到兴奋处时,吴藻会示意林静笃给陈总敬酒,为了表示礼貌尊重,她会一饮而尽,然后隐忍着酒精带给她的痛苦、麻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这样的饭局对她来说,从来都是多余的。可吴藻每次都要带上她,从他看她不规矩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希望她成为他生命中的某一小分子,成为他人生中不可替代的某一元素,说的露骨点,他想操纵她,据为他有——像玩具一样,随意他玩弄。她明白他的意图,因此,她总会用愣傻的姿态把他的热情如水浇火一样灭熄。
有一刻,林静笃瞥了一眼吴藻,苍老的脸上洋溢着欣喜的表情,令人生厌。
吴藻发现了她在看他,不免心里一震,以为她在关注自己。
林静笃酒后脸上的红晕看起来额外美艳动人,这撩拔起了吴藻一个下流的思绪,他真想知道,他把她拥入怀里,她脸上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呢?
林静笃的容貌完美无缺,让吴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陈总向他敬酒,他才回过神来,迎合对方的盛情。
伊凡之書
林静笃是很多男人做梦都想娶之为妻的女人,并愿意把她当作自己灵魂的一部分。她是真正的女人。
她说话的声音具有独特的频率和波长,有力,穿透性强,引得陈总和他的助理不断称赞。林静笃只是谦虚地笑了笑,她经常这样回应别人的赞扬。
饭局结束时,林静笃似醉非醉,头有点晕。尽管她迷迷糊糊的,但她还是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她的笑容总是和蔼可亲,丝毫不给人距离感。
林静笃踉跄地走到马路旁,拦了一辆的士,开门正要上车时,她被人拉住了,抬眼相看,是吴藻。她连忙抽回手,惊恐地问:“什么事?”
“当然是送你回家了,你醉了。”吴藻轻说,两眼放光。
魔后无双
她神情恍惚地点了点头,浓密的乌发披泻在肩,散发的香气闯入吴藻的鼻息,令他欲罢不能。
酒劲上来了,林静笃一阵眩晕,身子前倾了一下,吴藻立即扶住她,才不至于摔倒。
吴藻把她扶到他车里,并让她坐好。
林静笃喃喃道:“我觉得有点恶心,想吐。”
吴藻不得不又扶她下车,到路边吐出先前不得已灌下的酒。吐完后,她浑身无力地坐到地上,不能站起来。
我的美女房東 會痛的石頭
吴藻把她抱到车上。
林静笃瘫软地坐着,紧闭双眼,好似已睡去,那洁白如玉的脸庞显得安详、幸福和纯洁,似百合花或玫瑰花。吴藻都看呆了。
房東先生小怪癖
吴藻曾多次绞尽脑汁地制造他和林静笃独处的机会,然后肆无地引诱她,可这种上手的可能性比较小。女人受男人诱惑是有条件的,男人必须有足够吸引女人的东西,比如年轻、金钱和地位。他除了不再年轻,其它他都拥有,而且他希望林静笃能够分享他花费了大半辈子挣来的金钱和地位。可是,她没心没肺,心灵未被世俗污染,只希望自己的生活像童话一样干净、单纯,能够有一个年轻的白马王子爱着她。
岁月像巫婆一样令人厌恨,夺走了吴藻博取林静笃欢心的年轻外表,可他又不甘心,强烈地希望从眼前这个有着无限魅力的猎物身上得到点什么,那怕一个拥抱他都觉得满足。理智又在提醒他不要陷入那复杂的旋涡。不过他心里在笑自己,笑自己胆小,要是今天不和仙女般且无法动荡的林静笃发生点什么,他会错过他这一生中最了不起的一段罗曼蒂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