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px8優秀都市小说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txt-第三百一十八章 九天無量劫【爲盟主燚龘amblowe加更】閲讀-6y3ys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整个修真界属于强者的世界,是异常安静的。
校花之绝世高手 梦风情
冰海女神收回了目光,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沉入了冰湖中。
她低着眉,没有人知道她的思绪。
也无法看到她的情绪。
她就这样安静的沉入了水中,湖面异常的宁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苦海佛门,芯火古佛闭上双目,双手合十默念心经。
不曾言语,不曾去评论这一战。
如同未曾看到一般。
魔修地界,仙庭战神默默地掉头往回走。
他低着头,一步一步的走着,不慢不快,稳稳的走。
他打算回去闭关几天。
三大势力没有一个人去评论之前的事,没有人去嘲讽冥土杀痕,也没有人感叹陆无为一剑杀人。
只是,保持沉默。
…..
道宗禁地倒是传出轻微的声响:
“我道宗身为修真界强宗,必晓得礼仪重要,去陆家当遵守陆家规矩。
出门在外绝不欺压陆家少爷,两家友谊长存。”
随后道宗禁地再无声响。
虫谷强者躲在阴暗的角落中瑟瑟发抖,他突然感觉,虫谷就毁了一半,陆家就要了他们一半资源。
其实挺仁慈的。
要动陆家少爷,那简直是在跟陆家玩命。
巧云宗的凝夏也是重重呼了口气。
本想拍拍比较厚的胸口,想想还是算了。
她把目光放在红素身上,此时的红素低着头,有些颤抖。
“感觉怎样?”凝夏开口问道。
“老祖。”红素看向凝夏道:
“这真的是人可以到达的境界吗?”
凝夏看着红素摇头,道:
“不知道,至少本座做不到,陆无为已经超越了整个修真界,没有人明白他处于什么样的境界。
据说远古时期有些人,虽然身在大道境界,但威能早已超越了大道者的极限。
或许说的就是陆无为这样的大道者。”
————
“老祖,在大道之上是不是还有别的境界?”红薯看着凝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大道天成,便是道的尽头。
修真界中最高的境界。
能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很少很少。
哪怕是整个修真界,身处在这个境界的人,也可能只有双手之数左右。
看似不少,可这是无数年积累下来的人数。
而不是一个时代拥有的人数。
老祖那个时代一共就出现了两个大道者,这还是多的。
“大道天成之上吗?”凝夏思考了下道:
“传说是有个境界。
但是从未有人接触过。
当今修真界,除了远古时期未知外,没有一个人触碰到那个传说中的境界。
是的,哪怕是一丝丝的触碰都没有。
所以那个境界始终只是传说。
不过,以陆无为现在的表现来看,或许他碰到了。”
“那个境界叫什么?”红素问道。
凝夏看着红素招了招手道:
“过来。”
红素不明所有,不过来时来到了凝夏跟前。
“咚!”凝夏伸手弹了一下红素的额头,道:
“回去休息吧,还不到你接触的时候。”
红素无奈,她确实还离的很远。
“是。”应了声红素就离开了这里。
凝夏看着天际叹息一声:
“看来得找个机会去一趟陆家,询问一下陆无为。”
————
“慕雪姐,可以抬头了吗?”雅月低着头问道。
她刚刚听到了上面的声音,已经知道了结局。
那么可怕的存在,居然败了。
而且败的很快的样子。
不过还好他败了,不然他们都危险了。
可以松口气了。
“可以了。”慕雪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时候雅月才试着看向天际,她发现天空已经变成了正常的样子。
有月光,有星辰,很好看很耀眼。
光幕此时也跟着消失了。
“慕雪姐,刚刚发生什么了?”雅月问道。
“道之尽头,无上剑道。
这种级别的力量,雅月承受不住。”慕雪开口解释道。
她自然知道大长老的强大。
可以说是整个时代最强的存在。
“慕雪姐刚刚好像看了。”雅月不太确定。
慕雪冲着雅月笑了笑,没有开口解释。
而是道:
“好了,意外已经结束了,该休息了。”
“茶茶姐怎么办?”雅月指了指趴在桌面的东方茶茶问道。
“就让她这么睡着,我在这里陪她就好。”慕雪说道。
反正这么睡也不是一次两次。
雅月想了想,然后往屋子里跑去。
慕雪还以为雅月去睡觉了,随后她就看到雅月抱着毛毯跑了出来。
“我在这里陪慕雪姐,雅琳不认床,不会中途醒过来。”雅月把毛毯放在桌子上说道。
慕雪:“……”
……
东方黎音蹲在地上,她的眼前还有属于她夫君的手。
只是这时候已经放下了。
是无力的放下。
不过手依然在东方黎音的手里。
在眼前的手放开时,东方黎音就知道已经可以睁眼了。
眼皮抬头,光闯入了她的眼眸,她第一眼看到的,是单膝跪地,身上力量在混乱游走的陆家族长。
眼眸中有着暗红光芒。
东方黎音一只手抓着陆古的手,另一只手帮则擦拭着陆古额头的冷汗。
“知道不能看,陆大族长还看。”东方黎音轻轻的开口。
没有责怪的意思。
“想,想见识下。”陆古艰难的开口。
东方黎音凑到陆古身前,用自己的额头,碰了碰陆古的额头,轻声道:
“要不要让我帮陆族长分担一点?”
“胡闹。”陆古直接反驳。
东方黎音轻轻摇头,蹭着陆古鼻子,娇气道:
“你宠坏的。”
陆古没有说话,随后在东方黎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应该是结束了,不过大长老那一剑实属可怕。”陆古开口道。
“那么难受还护着我,你夫人会傻傻的睁眼吗?”东方黎音站在陆古身边轻声道。
“我喜欢。”陆古说道。
听到这句话,东方黎音走到陆古跟前,抬头看着这辈子最喜欢看的脸庞,问道:
絕世特工
“陆族长喜欢什么?”
陆古看着跟前的夫人,从他夫人期待的眼中,他就知道,自己这个夫人想听什么。
知道这些的陆古抬手摸了摸东方黎音的脸庞,道:
“喜欢你。”
听到这句话,东方黎音嘴角就露出了笑容,然后开心的抱住了陆古:
炫舞小說之不服的後果 蘇子衿
“最喜欢陆族长了。”
(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一把年纪了,恶不恶心,如果陆水在的话,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
寫手風流
枯树老人缓了很久才缓过神来,他看着前面的三长老,开口道:
“要去查一下冥土吗?”
“二长老已经去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
其他的,去询问陆古吧。”三长老转头看向枯树老人道:
“陆水回来后,去验证他这三天看书的进度。
如果没过,让他继续留在藏经阁。”
顿了下,三长老又补充了一句:
“不准他再看围棋的书。”
“那要是看象棋的呢?”枯树老人轻声问道。
“???“
三长老看着枯树老人许久,而后开口道:
“去把这类书撕了。”
枯树老人:“……”
————
无边的海域上,星光照耀,除了海浪声,再无任何声响。
广阔无边的海域,没有人影,没有船只,除了海水,就是海浪,
而就在这个时候,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阵扭曲。
扭曲的海面仿佛被打开了一道缺口,口子的出现并不稳定,随时都会坍塌一般。
海浪翻滚,直接滚进了这突然打开的空间门。
只是很快,海浪又直接撒了出来。
随之出来的,还有一个人影,看起来不高,是一个小女孩,绑着头发穿着白大衣。
她拍了拍衣服,仿佛刚刚的海水弄湿了她的衣服。
“真是奇怪的坐标。”
这小女孩在拍衣服的时候,心中有了疑惑。
是的,她正是从杀痕殿主的空间通道中,顺着过来的陆家二长老,陆有婷。
“这坐标很奇怪,居然让我偏差了这么多。”二长老看着周围的海域,皱着眉头。
她回想了一下坐标,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而后她伸手一挥,空间门在她前方又一次开启。
这次是的空间门很正常,没有丝毫的扭曲以及不稳。
二长老看着空间门,没有进去的打算。
很快她就关闭了空间门。
“确实不对劲,冥土的人过去的坐标是指定的。
手段非常高。”
“而且这个坐标能直接进入陆家区域,真是不一般。”
要知道陆家区域的空间坐标,可没那么容易被利用。
哪怕是太阳神,都要缓一阵才能直接进入。
“看来是有人帮冥土的人开了坐标,手段高,能力强,对陆家还有一定的认知。”
二长老瞬间有了猜测,可是无法得出这个人是谁。
在她的认知中,不应该有这个人才对。
可对方偏偏就是存在的。
随后二长老不再多想,她要从这里进入冥土,去留下点手段。
“嗯?”
二长老散开感知本打算看看这里的冥土入口在那个位置。
只要是空间不稳定的区域,肯定是通往冥土的入口。
而让她意外的是,她感知到了一群冥土的人。
修为没什么看头,但是那些人的站位,居然让她找不到漏洞。
“看来不是一个人来的。”二长老看着那些人的方位,面无表情的开口:
“一起处理了吧。”
做了这个决定,二长老就一步迈出打算往那边而去。
只是这一步还没有落下,她的直觉就让她后退。
二长老大惊,瞬间退后了一些距离。
“怎么回事?”二长老抬头望天,她居然感觉天空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即将出现。
“是天劫,有人打算在这里渡劫?而且绝不是什么普通的天劫。”二长老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她并没有察觉到这附近有人要渡劫。
随后她把目光投放向冥土那些人中。
虽然不太可能是那些人,但是她还是打算看看。
然而当她看过去的时候,一道身穿黑袍的人闯进了她的视野中。
“是他。”
看到这个人的一瞬间,二长老就知道,真正要渡劫的是这个人。
但是她无法看穿这个人究竟是谁。
“好厉害的隐匿手段。”
二长老看着他有些惊讶,她站在原地,想要看看这个人要做什么。
然而这个时候她看到那个人往她这边望了过来。
那一刻,二长老感觉自己跟这个黑袍人对视上了。
“他发现我了?”
二长老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她就发现那个人不再关注着她这边,而是一路往冥土的人那边走去。
“修真界中什么时候有这等奇怪的人?”二长老发现她无法看穿对方的修为。
而且能够发现她,说明对方丝毫不弱。
可她从未听说过。
除非是冥土的人。
二长老没有离开的打算,只是看着,她想看看对方要干嘛。

陆水走在海面上,在骗走那个大道天成之后,他就开始往冥土其他人走去。
这些人既然是来找他的,他自然要尽一下地主之谊。
现在的时间差不多了,天劫已经被他引动,只是下来的没有那么早,他还在天劫入口,未完全踏进。
只是当他走到中途的时候,突然间感觉有人在关注着他。
“居然还有人?”
陆水有些意外,他转头望了过去。
以他目前的实力看不到对方。
狼行三國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只是望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对方不敢靠近他。
等下离开的时候,做好准备就是。
不再理会那突如起来的目光,陆水就一步步走向冥土所在的位置。
他每走一步,就会消失在原地,而后出现在远处。
很简陋的术法而已。

冥土那些人站在海面上,他们中间有一处已经凝结成冰的祭坛。
在祭坛的上方,有三个人在手舞足蹈,如同无章节的挥动,又如同有规律的舞蹈。
然而在他们的周边有一些特殊的力量,这些力量不停的凝聚着,仿佛连接着天地。
这时候这三个人突然间动作缓慢了下来,他们做出了聆听的动作。
似乎在聆听风声,又好像在听天地的低语。
看到这三位终于要有了结果,其他人都是一喜。
尤其是那三位八阶的强者。
他们立于三方,准备好了空间门,就等这三位给出答案。
届时联系杀痕殿主一起杀过去。
陆水一死,复兴冥土最重要的一步就迈出去了。
剩下的等待即可,等待天地大变,等待修真界洗牌。
那时候就是冥土复兴的开始。
所有人都坚信着这件事。
他们聚集在一起,为的就是复兴冥土。
为的就是冥土不用受制于人,至少有抵抗的能力。
而不是任人宰割的一方。
其他九殿的人不敢,但是他们敢。
路终究是要有人走。
别人不走,那他们来走。
不过首先得知道陆水的下落。
冥土百炼日旭,八阶问道的修为,他看着祭坛中的三人,在等他们的答案。
这时候那三人中的其中一位,做出了嘘的动作。
看到这一幕,全军上下,瞬间寂静无声,哪怕是呼吸声都无法听到。
祭坛的三人很满意,他们三人互相看了一眼。
随后默契的闭上了眼睛,他们听到了风声,听到了海浪声,听到了世界在呼吸,听到了天地在低语。
接着脚步声传进了他们的耳中。
仿佛有人在耳边行走。
很快他们听到了冥冥之中传来的声音,虚无而又缥缈:
“往前看。”
在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三人瞬间睁眼,异口同声道:
“往前看。”
三人的声音传出,冥土所有人都是一惊,而后往前望去。
这一望他们都为之一惊。
不知道何时,他们前方居然走来了一道人影。
这人身穿黑袍在一步步的靠近他们。
冥土百炼日旭,一步走出,看着陆水的身影,立即道:
“停下。”
他身上散发出气势,属于八阶问道的气势。
没有足够的实力,这一句话,足以让来人崩溃。
但是对陆水来说,这气势如同虚设。
他停了下来,看着眼前一众人,虚无的声音随之传出:
“冥土杀痕殿主的人?”
“你是谁?”冥土日旭看着陆水,目中带着警惕。
对方无视了他的气息,一语指明了他们的身份。
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陆水站在水面上,他看着那些望着他的冥土的人,对于这些人散发的压力视若无睹。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平静:
“让你们往前看的人。”
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什么意思?
随后他们望向祭坛上那三位算天的人。
然而那三位一脸惊骇,他们不敢置信。
“不信吗?”陆水的声音传了过来。
而后在所有人的瞩目下打了一个响指。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而那三位算天的冥土修真者,突然一怔。
他们感觉周围的特殊气息出现了异常。
接着所有人都看到那三位算天的人,直接被那特殊的力量侵蚀。
那特殊力量如无数毒蛇一般入侵那些人的身体。
“噗!”
不过是眨眼之间,那三位就口吐鲜血,虚弱倒地。
根本没有时间给他们反应,太快了。
“这,这不可能的,那是天地之间的力量,你怎么做到的?”
那三位看着陆水眼中露出了惊骇,只是很快他们就感觉自己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
“不,不会的。”
噗!
三人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随后当场晕死过去。
没有人知道他们想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但是冥土所有人都在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毁掉了他们的计划。
这是在与他们冥土为敌。
这一刻杀意四起。
所有人都锁定了陆水,仿佛一声令下,就会围攻上去。
“人类,你是要与我冥土为敌吗?”
冥土百炼日旭望向陆水,杀意迸发而出。
陆水站在那里,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杀意。
他只是这样站在海面上,周围的海水趋于平静,海浪如同畏惧他一般。
“转身回冥土,可活。”陆水直面所有人的杀意,开口道说。
“人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又一个八阶看着陆水低沉开口。
这是一位中年男子,八阶问道的修为。
他的强大是一步步杀出来的,他的手中沾染了无数的鲜血。
让他回去?
他宁愿选择死。
可对方有什么资格决定他的生死?
“那你们可知道,你们脚下所踩之处,是谁的领域?”陆水看着对方平静道。
“杀痕殿主曾立于此处,这里便是我们冥土的领域,便是杀痕殿主的领域。
人类,你要为你的无知付出代价。”冥土百炼日旭一脸的阴霾。
“不。”陆水摇了摇头,看着所有人道:
“这里,是我的领域。
你们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中。
从我出现的那一刻,便是如此。”
“放肆。”一声怒吼随之响起,不管眼前这个人是谁,他都已经侵犯了他们冥土的底线。
这是他们的敌人,没有任何留手的必要。
也没有留手的余地。
“杀了他。”冥土百炼日旭直接下令。
这一刻杀意如同海浪席卷向陆水。
有两位七阶入道的强者,不过是眨眼间便来到了陆水跟前。
他们要直接近身击杀陆水。
对于冥土的人来说,没有以多欺少的概念。
画了一个圈 谙梦
留着力量不动,一个个送,那才是愚蠢。
当这两位出现在陆水身边的时候,他们身上的力量瞬间激发,是联合技能。
他们要联手施展强大的术法,攻击陆水。
只要一瞬间,他们就能成功。
“出乎预料的顺利。”
婚宠之枭妻霸爱
他们两个人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出现的瞬间,就成为了永恒。
轰隆!
两道雷霆从天际而来,直接轰击在这两个人身上。
没有给他们丝毫反应的时间,甚至他们都没能意识道有两道雷霆出现。
一切的一切太快了。
快的让人捕捉不到。
雷霆落后那两个人瞬间化为了乌有。
陆水站在那里他未曾动弹,也未曾在意自己即将遭受攻击。
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这突然出现的雷霆让冥土的人为之一怔。
接着他们感觉到了天劫的气息,非常的浓厚。
不仅仅如此,他们发现天空的星光消失了。
不,是乌云替代了星光。
“劫云?这怎么会?”冥土百炼日旭一瞬间想到了什么,他望着陆水的方向阴沉道:
“你要渡劫?”
陆水看着他,轻声笑道:
“让你们见识一下,从未见识过的天劫,顺便送你们一程。”
“狂妄。”冥土日旭低吼一声。
随后挥手:
“撤出天劫范围,快。”
没有人多说什么,冥土的一个个,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就集体开始后退。
非常整齐没有丝毫的混乱。
速度也非常的快。
只是范围有些超乎他们的设想。
陆水摇了摇头,道:
“已经来不及了。”
轰隆!!!
天空被望不到头的劫云替代,而随着轰鸣声响起。
一道天威从九天而来。
镇压一切。
呼!
天劫之威乃天地之威,威压落下,万物止身。
这一刻海浪止息,海风散去,无尽海域一片宁静,而本在逃离的冥土等人瞬间被定住的身体。
无法逃离天劫所在。
“这,怎么可能?”
“这是什么天劫?为什么会有这种级别的威压?“
“联手攻击他。”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他们必将被拉进对方的天劫中。
声音落下,他们力量开始连接起来,强大的力量随之出现。
力量如一道光聚集在一起,冥土日旭低吼一声,动了下手。
他将聚集起来的力量,推向了陆水所在。
这一击是他们能打出最强的一击,既然无法在天劫之下生存,那么就杀了渡劫的人。
我等妳,與妳無關 貓的尾巴
陆水站在那里,他看着即将攻击到他的强大力量,伸出了一指。
叮!
暗黑無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陆水的指定触碰到了力量,在触碰到的瞬间,整个力量停顿住了。
如同被陆水一指抵挡住了。
“这怎么可能?他要是这么强,为什么需要用天劫来对方我们?”
其他人不信。
可不信的话,眼前的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陆水轻轻一弹。
那强大的力量直接消失在天地之间,如同一阵微风,吹不起来任何风浪。
“你们对力量的理解有多深?”陆水看着那些难以置信的人,指了指天空道:
“看天上。”
冥土的人下意识看向天际,这一看他们就怔住了。
“这,这是天劫?”
“这怎么会?”
此时的天空已经不再昏暗,无尽的劫云散出了微光,而在劫云的中间,有一轮旋涡。
旋涡中深邃无比,目之所及,是无尽的世界,是浩瀚的天际,是九天之上的一切。
然而这一切却要压下来一般。
他们在直面九天,毁灭的气息开始降临。
天地无声,万物胆颤。
“这是,要灭世吗?”
……
“这是什么级别的天劫?从未见过声势如此浩大,威压如此浓厚天劫。”二长老看着天际眉头皱了起来。
她能够清楚的感知到这天劫给人带来的危险。
论感知能力,很少有人比她强。
这也是她为什么第一时间就会退出天劫范围的原因。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又为什么要对冥土的人动手?”二长老不解。
对方的特殊让她无法理解。
不过她还是想知道,这天劫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在等,等天劫大数据出现,理论上应该会有的。
因为这十有八九不是高阶天劫,如果是九阶或者以上天劫,那个人面对冥土这些人,根本没有任何渡劫的必要。
所以,这绝对是九阶之下的天劫。
具体是几阶,二长老不知道。
虽然好奇,但是二长老还是退了一些距离。
这天劫过于可怕。
范围广阔的犯规。
不过是片刻的时间,无尽的雷霆占据了天边,可怕的气息如九天银河奔流而下。
而这时候天劫大数据终于出现了。
在收到天劫大数据的瞬间,二长老彻底的愣住了。
“这,怎么会?”
“怎么会是这么低阶的天劫?”
“没理由的。”
在她无数年的认知中,都未曾发生类似的事。
…..
“天空发生什么了?”历千尺看着天际有些不明所以。
他刚刚闻到那个强大的存在不见了,本打算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可是刚刚走到半路,他就发现天空出现了异常。
“是天劫。”魔修禾雨叶看着天空有些意外。
“所以那些人其实在为渡劫的人护法?”历千尺猜测。
“看看就知道了。”魔修禾雨叶平静道。
只是刚刚看到,他们就发现了是一个人在面对一群人。
怎么看也不是护法。
护法能把自己护进去吗?
“这天劫不对,快退。”历千尺立即道。
禾雨叶也发现了。
这天劫的范围大的让人无法置信,而且一股让他们无法抵抗的威压,正在往这边而来。
不退的话,他们可能也会被卷入其中。
在他们后退的过程中,天空开始被雷霆覆盖,九天雷霆正疯狂涌下。
“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前辈在渡劫?”历千尺震惊无比。
这天劫是他目前见过的最可怕的天劫。
然而这时候禾雨叶却开口,她的眼中透露着震撼,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能的事:
“天,天劫大数据来了。”
此时历千尺也接收到了天劫大数据。
“不,不会吧?不可能吧?”
“这是个妖孽啊?”
“谁家的?”
历千尺宁愿相信是他接收错了。
天劫大数据:五阶天劫,九天无量劫。
….
“五阶天劫,少爷居然要渡五阶天劫。”真武有些激动。
少爷渡劫的场景他这辈子都无法忘怀。
这次居然又有机会看到少爷渡劫。
真灵也很激动,少爷渡劫绝非常人所渡的天劫。
那是天地间,最为独特的天劫。
无人可比,无人能比。
独一无二,可比肩天地。
这就是他们少爷的天劫。
难怪少爷敢一人前往,还让他们适当后退。
真武真灵比任何人都明白,少爷渡劫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不过有一件事他们也很惊讶。
少爷一个月多前才渡的四阶天劫,这才一个月多,就已经要步入五阶了。
这速度,整个修真界,真的有人可以比拟吗?
少爷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万古最强。
….
“五阶天劫,不可能的,这种级别的天劫怎么可能是五阶天劫?”
“一定哪里错了。”
無敵寶體
冥土的一个个看着陆水,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这可怕到他们无法动弹的天劫,是这个人类四晋五的天劫。
这说明什么?
说明眼前在这个人才四阶,才四阶如何能够抵抗他们的威压。
如何能渡这种比八阶天劫还要可怕的天劫?
冥土日旭看着陆水,他眼中哪怕难以置信,可还是选择接受这件可怕的事。
但是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我承认你的特殊,可是如此可怕的天劫即将落下,你觉得以你四阶的修为,能够渡过这种天劫吗?”
“人类,你是要跟我们同归于尽吗?”
陆水看着冥土日旭,带着笑意开口道:
“同归于尽?
不,你想错了。
你对天劫或许有所误解。
今日,本座来告诉你,天劫真正的打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