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qjh4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txt-377、【寨子裏有個南宮先生】推薦-b9y1u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走进山里之后,方长倒是知道,为什么这里被称为“穷山恶水”了。
因为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这群山里面灵机很低落、灵气稀薄,甚至远远比不上中原的小城镇。
故而里面的风景也不佳,无论是山石还是草木,单独看还不错,组合起来则总有别扭之感,无怪乎这里被称为“蛮荒”。
越过百十座山峰之后,群山里面竟然渐渐有了人烟。
那就是陈远口中所说的“蛮族”们。
倒也都是人类,种族与山外面一般无二,不过习俗确实和外面有不小差异。他们往往衣难弊体,还好这里天气暖和,倒也不是特别难以忍受。便是家境稍好一点点,可以置办起衣服的,往往也喜欢鲜艳的颜色,形制和中原也有不同。
他们在山间活动,要么是趁着冬日,持续侍弄山间的小块田地——翻底泥、运水泡田、翻建水田里的石子儿、修整围堰、除草翻晒,同时继续在山坡上努力,就为了将田扩大一两尺;
要么是在资源贫瘠的山间捕猎、采集,搜集和捕获能够食用的动植物,和能够使用和售卖的药材、矿物、毛皮等等。估计等到了春天,他们也会从山脊上一排排的茶树上采茶。
没错,即使在这蛮荒之地,方长也见到有游商前来收购一些东西,不过他们都是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拿铁器盐巴之类,以十分高的兑换比例从蛮族们手里换取物资,借以赚取不低的差价。
好在这里语言同音,不影响交流。
“诶?”
终极武道 铭渊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从山腰处的乱石缝隙里面转出来,方长忽然看到前方某处,竟然有灵机缓缓汇聚,而且那里的上空有气象翻滚,俨然与某个人员密集之处重合。
或许是个山村?
不过这里的灵机动向,在方长这种有修行在身的人来说,就有些不寻常了。那里的灵气在汇聚,而且还具从无到有缓缓而生之态。
这种情况于记载中有些罕见。
异界吕布之最强龙骑 月照古木
方长起了兴趣,稍微偏了偏前行方向,朝那边走去。
果然是个有人烟之处,翻过两座山头,方长发现了一座蛮族小寨。
规模真的不大,只能叫做小镇,虽然周围有一圈用于防御的薄薄石墙,但是看房屋数量,也就几个小村子大小,甚至不如中原稍大的村落,当然,在这蛮荒地界,这里已经算得上兴旺。
“客人从哪里来?请进请进。”
门口有位蛮族勇士守着,他身上只披着几条窄兽皮做的衣服,脖子上戴着兽牙项链,肤色黝黑,瘦骨嶙峋,牙齿五官倒是整齐,其头上用头巾缠了一圈,腰间挎着把厚重的铁刀。
由于方长自带的令人亲近属性,哪怕他是陌生人,背后还背着利器,依然受到了守门人的热情礼遇。
冰火兩重天
“我只是进来看看。”方长笑道,而后穿过寨门,走进这个小寨。
里面建筑没有规划,分布的十分随意。
看起来,当年这里只是因为地利而兴起,随着人口增多,就将这里乱七八糟生长出来的房子,用薄石墙一围,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现在是白天正暖和时候,寨里人不算多,即使留下的也不断在忙碌。
毕竟蛮荒地区恶水穷山物产贫瘠,相对于沃土遍地的中原来说,在这里活下去需要耗费更多力气。往往除了生存之外,没有太多力气思考其它,于是这里人类较中原更短的生命中,绝大部分精力都用来和可怕的大自然相抗。
不过,方长很快就在这里找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读书声。
更准确的说,是朗读中原流行的蒙学书籍的声音。
而且听起来年龄都不大,是孩子们。
这在蛮荒地区的小山寨里面,实在是奇异之事。而且方长运起望气的能力,能清晰看到,这里云气汇聚之处,就在前方。
木叶大文豪
七世鬼婴
方长心中增加了好奇心,他向来是个想到就做的人,迈步便走过去。
走到声音来源处,乃是寨子里最大的建筑。
看位置应当是议事厅之类,只是对于山寨来说,平日里最大的事情就是吃穿用住,除了年祭等重大节日,也用不到这里。
南方温度很高,所以这里的人们很喜欢穿堂风,门窗常年开着。
我的职场生涯之白领 杨家小
方长寻思,这应当是因为这样时刻进行通风,能大幅减少霉菌并保持室内空气质量,可以更好地保持健康,算是劳动人民在生活中总结出来的有效经验。
軟玉溫香
不过这一点,也让这个议事厅在建造的时候,没怎么考虑密闭问题。
似乎只考虑了怎么才能造的更宽敞更高,这栋议事厅是用十几根粗竹子支撑在山坡上的。它前面大敞开的正门只是个洞,连门柱和门扇都没有,从外面向里面看,一览无余。
于是方长看到里面,有几排桌椅,明显是寨子里面的孩童们,正整齐地端坐在桌子后面,面前摆着几片劈开的竹子,还有一些木炭块。
里面最高处,原本应该是“头把交椅”所在的位置,被清空放了张案几,后面还有块二尺见方的小木板支在竹架子上。木板表面写满了字迹,有个人正拿着竹枝,指着上面的字,一句一句带着下面孩童们诵读。
雏女战职场
竟然是个修行人!
方长能够清晰地看到对方身上,代表修为高深的灵机波动,也能够看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功德光辉。
这个正讲课的修行人,外表是书生模样,剑眉星目、胆鼻阔口,英俊程度和方长有的一拼。其用竹做簪,将头发紧紧在头顶挽住,穿着草鞋,身披皂色棉布衣袍,随身还背着个竹制小书箱。
见里面正在授课,方长没有进行打扰,而是慢慢离开正面。
他四周看了看,随意寻了位寨中女子询问:
“这位姑娘请了,不知道这里面正在讲课的是什么人?几时结束?”
似乎是这里温度问题,同时也为了省布料,蛮荒地区的女子虽然各个衣衫齐全,但往往较短,露着腰肢,颇有些后现代风格。对方听到方长询问,也不以为意,随口答道:
“里面?那是从中原来的南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