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t4uw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txt-215 耿逸懷護三公主-mko5s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乔涵儿看着三公主这般对乔墨儿,拿着筷子坐在位置上说道,“惺惺作态。”
本来大家都不想搭理乔涵儿,却被乔涵儿后面的一句话气到暴走。
“不知道还以为墨儿姐姐在外面又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你会不会说人话,不会说人话,就不要在我和嫂嫂还有世子哥哥面前添堵,你自己也有自己的小厨房,干嘛厚着脸皮要同我和哥哥嫂嫂们在一起用膳。”
乔墨儿就是不爽乔涵儿,她只知道嫂嫂对她好,她就要护着嫂嫂。
“没事的,墨儿,这些年都已经习惯了,涵儿妹妹说话本来就是心直口快的。”
三公主不知何时已经被磨练成了现在的性格,说话都开始瞻前顾后的,以前她说话只要提点到,别人就会尊重她,甚至都会帮她做好,现如今没有了靠山,在耿王府学会了隐忍,真心对人。
耿逸怀本来一直让乔墨儿坐在他和三公主中间,今日他想了想,主动牵起三公主的手,将她拉到了自己的左手边位置,这让平时同耿逸怀只有一个空位置相隔的乔涵儿羡慕不已。
更是让三公主有点儿受宠若惊。
“以后你是家里的女主人,这个位置理所当然是你坐的,我也相信你一定也会做好以及管理好府里上下的事物的。”
豆芽左手拿着一个馒头,又手捏着个鸡蛋,开心的欢呼道:“好耶,爹爹和母妃在一起用膳,真是凤毛麟角,千金一刻啊。”
“哈哈哈,小豆芽,还好你是孩童,要是在大点儿,用凤毛麟角形容你爹爹还有母妃,估计会暴殄天物,被人嘲笑吧。”
乔墨儿嘲笑小豆芽用成语不对,还特意跟他解释说,不能乱用成语。
“墨儿,你还好意思说小豆芽,你可知你同他其实是半斤八两,不分伯仲。”耿逸怀教育他两个成语都用的不当,回头要加强学习。
“世子哥哥,其实你不懂,我这么对小豆芽说,是想给他以身示范,通俗的教育他学习不能只学书上的死知识,还要学点儿生活中的经验。”
“每次你都有理由解释,小豆芽怕不是你嫂嫂没有教好,而是你把他带坏了。”
耿逸怀一本正经的教育着乔墨儿,不能偷奸耍滑,却不料乔涵儿笑出了声。
“哈哈哈。”
乔涵儿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失态的笑了。
“我说话很好笑吗?”
巨星惡少神偷妻
耿逸怀问道。
前夫来袭,盛宠枕边妻
“没…哈哈哈。”乔涵儿摆手说没有,可身上确实特别的痒,以至于耿逸怀一说话,她就想笑。
“涵儿妹妹,要不先让你用膳吧。”
三公主虽不喜乔涵儿,但她还是要顾全耿逸怀的面子,不能前面刚被耿逸怀信任,后脚就做的很不好,于是她主动提议让乔涵儿先用膳。
“哈哈哈,你凭什么让我先用膳。哈哈哈……”乔涵儿说一句话就想笑,本来是想看乔墨儿的笑话的,现在自己却成了一个笑话,“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想笑啊。”
乔涵儿举起手一直挠一直挠,直到手臂都快抓破了皮,也不见痒痒药的效劲过去。
“放肆,来人,把耿侧妃送回房间,上次经书你抄完了吗?”
“抄完了,抄完了。哈哈哈哈……”乔涵儿真的完全快控住不住自己了,她开始抓自己的脸,甚至对着乔墨儿还有耿逸怀做起了鬼脸。
“放肆,乔涵儿。”
耿逸怀大声的对乔涵儿呵斥道。
乔涵儿也很无奈,刚想说什么,耿逸怀示意下人将她拉下去,免得在这儿丢人现眼。
重生之相逢未晚 荷风渟
“你小子到底给她制的是什么痒痒药啊?”
乔墨儿用手挡着脸,小声的问小豆芽,他究竟做了些什么。“为何她一直痒个不停?”
“姑姑,我偷偷用的是秘制的痒痒粉,对人体没有什么伤害的,但是会持续到四个时辰。”
歡迎來到BOSS隊 李古丁

“你难道就不怕会被人给发现,那个侧妃,可是有很多医治的法子,你瞧她身边的春兰,之前明明中了我一箭,你看这才几日,她就已经脱离危险了,所以,小豆芽,你以后做事不能如此鲁莽了。”
“姑姑教训的是,小豆芽谨记住了。”
“真的记住了吗?”
乔墨儿再三确认的问。
“当然记住了,下次制作这种药剂的时候,我带上姑姑一起,就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了。”
“你可还真是我的好侄儿啊。”
三公主问乔墨儿在同小豆芽说些什么,要不要吃完早膳后,一起出去耍一耍。
青春变幻
乔墨儿一听到出去玩,就非常的开心,立刻拿起碗筷吃起了早膳。
“墨儿,来我给你盛点儿稀饭。”
三公主伸手说要帮乔墨儿盛稀饭,却被耿逸怀抢过,“以后你们要吃稀饭,我来盛。”
医妃有毒:鬼面尸王请松牙 林小霖
欺天至上
“嫂嫂,世子哥哥终于开窍了,你等的千年铁树,终于要开花了。”
乔墨儿替三公主庆祝着,耿逸怀盛好第一碗稀饭还是给了乔墨儿,然后就是三公主和小豆芽的稀饭,最后才给自己盛了碗稀饭。
豪門錯愛:替身嬌妻愛無罪 蝶舞翩翩
恶人磨 小心胸器
“今日游玩过后,我送你和小豆芽一同进宫。”
乔墨儿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世子哥哥不仅给嫂嫂盛稀饭,还要亲自护送她们母子进宫,真是好恩爱啊。
“世子哥哥这么贴心啊,墨儿突然有些失宠的感觉了。”
“姑姑,放心,有小豆芽在,姑姑会一直受宠的。”此时此刻,乔墨儿觉得只有小豆芽对她最好。
“你不是不喜欢进宫里吗?”
来世可曾还会记得我
三公主给耿逸怀布膳,耿逸怀拦住她的筷子推到了自己的碗里,“以后在家里,不需要为我做这些,你自己吃饱就好。”
三公主低头浅笑,三年了,他终于会说一些好听的话给她听了。
“我进宫顺道去和皇上请道圣旨。”
“圣旨?”
“对,我想给墨儿请道婚姻自由的圣旨,她和闫旭不般配,也不是一路人,圈子毕竟不同,所以他们不需要强容。”
耿逸怀是想再为乔墨儿做最后一点儿事,若不是他亲眼看见韩云熙亲吻乔墨儿,他怕是始终都不会知道,自己早就放下了乔墨儿,现在的爱和关心都给了三公主。
“原来世子哥哥去宫里是为了我的婚事,多谢世子哥哥的好意,墨儿真的觉得有你和嫂嫂,还有小豆芽在一起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