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u8ud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第六百七十六章 布萊希羅德(上)閲讀-vmoei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当李骁抵达德国中部的魏玛时,东北方向的柏林也迎来了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名叫盖尔森.布莱希罗德。
我在外星生包子
看着刚刚经历过骚乱和战斗的柏林,布莱希罗德有些忐忑,刚刚27岁的他还很稚嫩,之前的革命又让他惊恐,作为犹太人,他天生就对这些事情万分敏感。毕竟在欧洲每一场骚乱都伴随着对犹太人的迫害,哪怕是布莱希罗德这种很富裕的上流犹太人,其实也会遭到冲击。
职场菜鸟逆袭计 元宵Z
盖尔森这一趟回柏林的主要任务是结束在家族银行的工作,转而为罗斯柴尔德家族服务。这将是一次质的飞跃,毕竟罗斯柴尔德家族对犹太人对金融界意味着什么,在那个时候就已经非常明显了。
是的,从滑铁卢战役或者1812年迈耶尔.阿姆歇尔死亡开始,罗斯柴尔德五兄弟就变成了传奇。
网游之附身紫狼 叶落夜
当年迈耶尔.阿姆歇尔不过是法兰克福犹太巷的一名再普通不过的钱币、奖章和古玩小商人。在大革命的动荡年代,他具有投资眼光地拯救了黑森亲王威廉的财政危机,借着这个机会他一跃而上,然后五个儿子更是将家族生意发扬光大,建立了商业界或者金融界的拿破仑帝国。
那么盖尔森.布莱希罗德跟罗斯柴尔德家族有什么关系呢?除了他们都是犹太人之外,盖尔森的父亲萨穆埃尔跟安塞尔姆.冯.罗斯柴尔德(维也纳的所罗门男爵之子)很早就有生意往来,而且还是来往密切的那种。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免费领!
据说萨穆埃尔定期能从罗斯柴尔德家族接受佣金,而且还负责为罗斯柴尔德家族买卖证券。据说当时罗斯柴尔德家族经常性给萨穆埃尔下达命令必须完成低买高卖的任务。
当然,盖尔森的父亲萨穆埃尔也是个狠角色,或者说经商的达人。前面说过盖尔森.布莱希罗德家族是犹太人,当年犹太人想要在欧洲生存是很困难的,哪怕是再有经商的天赋也很容易为人作嫁。
但是盖尔森的祖父(也叫盖尔森)盖尔森.雅各布,早年是因为柏林的犹太社区需要掘墓人才得以留在柏林生活。应该说盖尔森的祖父并没有犹太人传说中的那种点石成金的经商天赋,除了当掘墓人之外,他还干过不少行当,只不过都以失败告终。
冷宮棄後很絕情
神級萬寶鼎
盖尔森的这位祖父最重要的成就就是迎娶了一位柏林受保护犹太人的女儿为妻,从而吃软饭为后代打开了成功之门。
千万别小看了受保护犹太人这个名号。这玩意儿相当的厉害,因为当时的欧洲特别歧视犹太人,几乎所有的犹太人都被封闭在单独的社区,说自己的民族语言穿特定的服饰(比如衣服上必须佩戴黄色大卫王之星标志),不准拥有土地甚至也不能跟欧洲其他平民通婚。唯一能做的就是放债以及各种小生意。
穩哥之異界崛起
不过这也不是全部,比如就有一小部分犹太人能获得比广大犹太同胞更高的地位。如果能对国家有特殊贡献,比如解决国王或者大公的财政危机,这样的犹太人就会被授予受保护犹太人的身份。
受保护犹太人可以免除其他犹太同胞的很多限制,比如赋税会轻很多,并且享有一定的自由流动权(可以进入贵族或者其他高档场所)。
而受保护犹太人其中就还有些地位更高,他们一般都赢得了皇室或者宫廷的认可,充当国王或者大公以及其他高等贵族的财政顾问之类的角色。一般这样的犹太人就被称为宫廷犹太人。
星舞月魂
前妻,乖乖入怀
盖尔森的爷爷娶了一个受保护犹太人的女儿为妻,可以说为自己的子女打开了镣铐,让他们得以更自由的生活和发展。这其中收益最大的就是盖尔森的父亲萨穆埃尔。
最初,在母亲娘家的帮助下,萨穆埃尔在柏林的偏远角落罗森塔尔街开了一家兑换铺子。因为德意志的松散联邦,导致了各邦之间有大量不同的货币,而这些乱七八糟的货币是不利于商业活动的开展,于是就出现了兑换服务。
我的變異遊戲庫 小不點愛奶酪
萨穆埃尔就从这一行挖到了第一桶金,然后还兼职干彩票铺子和兑换机构,当盖尔森出生的时候萨穆埃尔已经可以自称为银行家了,当然,是很小很不起眼的那种所谓银行家。
而到了盖尔森成年的时候,萨穆埃尔的买卖已经干得非常大了,可以说是柏林当地有名的银行家了。因为萨穆埃尔实在太擅长把握机会了,他紧紧地抓住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将自家跟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关系捆绑得越来越紧密。这为他带来了巨额的利润。
愿你如我般情深 淡清幽
所以当盖尔森在家族银行表现得还不错时,萨穆埃尔就决定将这个宝贝儿子送到罗斯柴尔德家族那边接受新的学习。
当然学习什么不过是一个名头和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可能更像是春秋战国时代各国为了联盟而交换质子。萨穆埃尔将盖尔森送到罗斯柴尔德家族那里一方面是向对方示好和表示诚意,另一方面也是希望盖尔森能够耳濡目染从罗斯柴尔德家族那边学到更多的经商之道。
“想要赚钱就得耳聪目明,就得消息灵通,”萨穆埃尔一脸严肃地教育道:“罗斯柴尔德家族是欧洲消息最灵通的所在,你在那里所见到的听到的都是欧洲最新也是最赚钱的第一手资讯。你要好好的看好好的学习他们是怎么操作的!”
盖尔森赶紧忙不迭的点头,因为老父亲平时非常严厉,对他的要求也不是一般的高,从小到大他都接受最严格的教育和训练,决不能有任何懈怠。
“是的,父亲,我一定好好学习!”
只不过盖尔森的回答并不能让萨穆埃尔完全满意,他哼了一声,又道:“学习自然是重要的!但最重要的不是学习这些手法,因为这些都是大同小异,过去五年该学的你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到那边不过是再提高一下罢了!”
说到这里,他万分严厉地教训道:“你到了那边真正重要的是维护好同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关系,最好是赢得他们以及其他金融家族和权贵的友谊,这些比那些枯燥的知识值钱一万倍!那才是真正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