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36精彩言情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起點-第三百二十六章 訂婚請帖閲讀-k4ox4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真武对陆水的话自然深信不疑。
少爷说不能看,那他们真就不能看。
“对了少爷,这次石门开启,会来的人听说很多。
我在石门附近看到了佛门的人,三大势力应该都会有人来。”
真武提醒道。
他们少爷很在意三大势力的举动。
现在一个个可能聚集在他们所在的区域,自然更需要提防。
尤其是,少爷在自家区域就是个废少爷,根本不动手。
这就显得被动。
果然来了么?陆水心里倒是不担心对方乱来。
“他们不敢在这里放肆,相反的,他们会比谁都低调。
不用太关注,偶然关注一下就可以。”陆水说道。
太关注反而会引起注意,尤其是真武是他的随从。
被自家人注意到倒是没什么,但是被三大势力的人注意,那就不是什么好事。
陆水可不想又被各种试探。
试探多了,他就要背弟弟妹妹的锅了。
“是。”真武应了一声,继续道:
“乐风那边传来消息说,原本那些知晓石门的人,可能做好了合作的决定,在往这边赶来。”
“不用在意他们,魔修战无影跟神玄宗有其他消息吗?”陆水问道。
这件事他关注了很久了。
目前来说,是他必做的一件事。
之后只要三大势力安静些,他也会安静些。
尽量别惹到三长老,这样就不用出门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届时天地之力积攒成山,慕雪不堪一击。
好吧,不太可能。
但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就实现了。
“没有任何消息,三大势力同样保持着低调。
倒是魔修地界最近有一些事发生,听说跟魔修至尊有关。
这个从族里传来的消息,暂时还不知道具体,不过已经让乐风有空去查查了。”真武开口说道。
真武也不敢多问太多,毕竟问的东西多了,他们一旦怀疑到少爷头上,他就完蛋了。
而乐风那不用担心,那是少爷的人,尽心尽力不说,绝对会秘密行事。
所有大部分事让乐风打听,比去询问情报人员要方便许多。
当然,不管谁家的情报,都比不上他们少爷亲自外出。
乐风不管怎么查,都只能查到苗头,哪怕他亲自去消息地点,也得不到更多的东西。
想要得到真正的消息,都是需要他们少爷亲自出动。
那就如同一道门槛,实力不够,永远得不到相关的消息。
当然,乐风的情报来源,也确实厉害。
并不是谁,都能从他们少爷这得到三个要求。
乐风做到了。
真武自然不擅长这种事,他就是随从,做好这个就行。
“狗子的自传编的怎么样了?”陆水突然想起还有这么一回事。
“没什么进展,不过狗子的实力恢复了不少,牙疼仙人也在头疼如何压制实力的恢复。”真武说道。
因为世界的变化,导致牙疼仙人实力升的很快,这是牙疼现在最不愿意看到的。
他越是恢复,牙疼就越严重,也越难治疗。
好不容易降到这种地步,再升回去?
他自然不情愿。
陆水能明白牙疼仙人的心情,以前慕雪也在经常斩修为,可惜连斩成大道者都做不到。
斩成大道者之上已经是极限了。
“笔纸。”陆水道。
真武没有迟疑,立即把笔纸放在陆水前方桌面上。
陆水随手拿起笔,接着在纸面上画了一些符文。
结束后便拿起来交给真武:
“给牙疼仙人,让他用仙力画在身上,会压制他实力恢复。”
真武立即接过东西,应了声是。
之后真武就离开。
大致事情都说了差不多。
目前也没什么紧急的事,最重要的还是空间隔离保障票。
真武离开后,陆水就拿起了书本。
按正常来说,在教魔修做人后,他只要不外出就不会有什么事。
外出就可能被隐天宗高层盯上。
“到时候要是有跟慕雪出去,还是要提前去解决一下对方。
让他见识一下什么是假少宗主之威。”
隐天宗高层接了他的客户名单。
这件事陆水可还记得。
到时候也能查一下,家里是那位看他不爽,把他送上了隐天秘鉴。
是他爹还是三位长老。
自家人都不放过。
————
慕雪起来的很早,但是她发现,雅月跟雅琳比她起的还早。
从屋里走到院子的时候,慕雪就看雅月跟雅琳在逗她们的灵兽。
是两只毛茸茸的灵兽,有些像刚出生没多久的狮子。
不过一只是水蓝色的,一只是火红色的。
火红色的是雅月的,水蓝色的雅琳的。
雅月性子弱,所以需要一只性子不弱的火云兽。
雅琳调皮,养一只性子比较温和的水云兽更好些。
性格互补。
不过也有一种可能,本性子比较火爆的火云兽,可能被雅月养成性子温和的火云兽。
可能性不小。
但慕雪不在意。
因为她这个当姐姐的,还站在她们身后。
哪怕是上一世,她也偶尔关注一下。
虽然只是偶尔。
“姐姐,你看它们在喝水。”雅琳看到慕雪出来,立即叫道。
慕雪看了过去,这两只灵兽确实在桌面上舔着水。
它们比冰凤识趣,认主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抗拒。
不然冰凤可能有伴了。
此时的冰凤看着那两只五行云兽,身为冰凤的它,一眼就看出来,自己比它们高贵多了。
可是为什么它们却能自由没有套绳,而它还被栓在这里。
是不是它的认知有问题?
它很后悔,后悔当初认主的时候抗拒了。
它好像没有血脉描述的那么高贵,这家人根本不在意它。
是的,除了那个侍女都没人喂它。
顶多有人类冒犯它。
那个凤生大敌,见一次啄一次。
对于冰凤的各种心理活动,慕雪是不会知道的。
她也没怎么关注,毕竟都养了不知道多少年,早就放养了,现在下意识的不去管。
“这是灵泉?”慕雪来到雅月跟雅琳身边问道。
“是丁凉从灵兽园那要来的,好像养五行云兽,很费灵石。”雅月有些没有信心。
虽然她们都是慕家千金,但是资源没有那么多。
尤其是雅琳,太小了。
虽然有她们爹爹在,但是爹爹很多时候不好说话。
也就雅琳大大咧咧的,啥也不懂。
不过雅琳还小,天真无邪,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会,偶尔喂点好东西就好,正常时候喂普通的一些东西就好。
冰凤也是这么喂的。”慕雪轻声说道。
雅月点点头。
能好好养她就很高兴。
雅琳就不懂了,她就觉得这个灵兽很好看,很可爱。
还是她的。
“娘亲会不会不让养?”雅琳想到了这个大问题。
娘亲什么都不让她做,会挨打的。
“只要雅琳好好养着,唐姨肯定不会说什么的。”慕雪摸了摸雅琳的头轻声道。
听到慕雪说,雅琳才松了口气。
雅月自然不担心这个。
就是感觉这见面礼好贵重,她查了下,五行云兽其实非常少见。
不过听说茶茶姐拿了两件有器灵的法宝,慕雪姐有个神兽,她就安心了一些。
慕雪看着雅月,发现她在担忧着什么,随后开口道:
“不用多想,不管是送灵兽还是别的,都是很正常的事。”
如果不是担心雅月她们太在意,送出来的可能是更好的东西。
陆家不缺这些东西。
送礼这种机会,更少之又少。
好不容易遇见一次,肯定不会送普通的东西。
總裁的迷糊丫頭
安慰完雅月,慕雪觉得这时候应该让她们陪五行云兽。
她要去浇浇花。
只是刚刚打算离开,就感觉有力量在呼唤她。
是她留给天女掌门的印记。
“天女掌门怎么在这个时候找我?”慕雪想了想,确定最近没有让天女掌门去做事。
查卖保险魔修的事她还没来得及让天女掌门去查。
难道是魔修战无影的事?
慕雪不太清楚。
不过她还是打算接通看看,看看是什么事。
如果是魔修战无影的事,陆水这两天肯定要出门,那就开心了。
她已经准备好揍陆水一万拳了。
不过在接通前,她在院子中画了个阵法。
“雅琳,该跟小妖怪玩了。”慕雪说道。
“啊?”雅琳有些舍不得桌面上的小灵兽。
“好吧。”
应了声,雅琳就迈动步伐走向阵法,一步三回头,看的慕雪都想笑。
洪荒不朽
在雅琳进入阵法后,慕雪又画了一个小一些的阵法,道:
“雅月,在这里修炼。”
“好的,慕雪姐。”雅月就没有雅琳那样了,直接就跑过去打坐修炼。
安排这两个小家伙做事后,慕雪就坐在石桌边。
这下可以安静的接电话了。
随即她听到了天女掌门的声音:
“神女大人。”
科技壟斷巨頭 紫蘇葉子蘇
“发生什么事了?”慕雪心神做声传了过去。
“有件事需要告诉神女大人,是跟海妖有关的。”天女掌门安分的跪在地上说道。
每次天女掌门都是跪着的,慕雪也没有办法。
不过跟海妖有关的消息,倒是让慕雪有些意外。
她跟海妖应该只有买卖特产的关系吧?
总不能现在就有特产了吧?
“是什么?”慕雪问道。
“听雾雅大水师前辈说,她们的女王醒过来了。”天女掌门传了过来。
听到这句话,慕雪有些好奇道:
“我记得上次说,她们的女王在装睡,是叫不醒的。”
这个天女掌门有跟她说过。
“是的,但是她突然醒过来了,而且说要见神女大人。”
说完这些天女掌门微微抬头,试着问道:
“不知道神女大人要不要见一见?”
“见我?”这不在慕雪的理解中,上一世更没有这类事:
“有说为什么吗?”
“没有直接明说,不过说跟修真界大势有关。
好像很重要的样子。”天女掌门说道。
慕雪思考了下,修真界大势?
上一世她嫁给陆水的时候,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啊。
嫁了好久,还是没有什么事。
“可以见,你去一趟就好。
到时候我会出现。”慕雪最后还是决定见一见。
这时候天女掌门就支支吾吾了起来。
“有问题?”慕雪看到天女掌门这样,就知道不正常。
“海妖女王,要见神女大人本人。”这才是让天女掌门为难的事。
不然她觉得没什么问题。
她挺闲的。
要见我本人?慕雪眉头微微皱起。
这时候火云兽好像不想喝水打算去玩耍。
慕雪伸手把它抓了回来,然后放在水云兽边上,让它们继续喝水。
“半年内,我会抽个空去见的。”慕雪想了想给了天女掌门答案。
半年她已经嫁给了陆水,所以行动上自由很多。
现在的她,很少有机会出门。
身为普通人的她,谁都担心她外出。
除非刚刚好有机会,不然只能等嫁给陆水后,跟陆水一起过去。
之后没多久慕雪跟天女掌门就结束了通讯。
结束前慕雪还问魔修战无影的情况,可惜目前没有任何新动静。
暗黑之传承 于公子
所以只能继续等待。
卖保险的魔修也让天女掌门去查了,她倒是要看看陆水买了什么保险。
不过修真界居然有保险,挺让她意外的。
“要不我也给陆水买一份?
然后受益人写我的名字。”
想到这里慕雪觉得这主意很棒。
等到时候看看是什么情况。
“现在也不能去浇花了。”
慕雪看着在被小妖怪追的雅琳有些无奈。
————
陆家大殿。
“陆兄,几个月不见,修为貌似更加精进了。”大殿上乔无情看着三长老带着笑意道。
“侥幸有所领悟,乔兄也不差。”三长老坐在大殿最上方看着乔无情客气道。
“跟陆兄完全不能比。”乔无情不再讨论这些,而是转而讨论别的:
“听说陆兄家的小辈,过几个月就要完婚?”
说起陆水,三长老脸色就不太好看:
“每天无所事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点成就没有。
早日成婚是他唯一的作用。”
“陆水还好吧,主要还是年轻,成婚之后或许就能明白陆兄的苦心。
说差,也没有我们家那小子差。”说到这里,乔无情就是一声叹息。
他不会去说陆水的坏话,但是对于自己家的后代小辈,他也不留什么颜面了。
“是哪一个?”三长老有些好奇。
能被乔无情指名的,不可能是真正的废物。
秦總,我錯了 紫妍
至于哪位,三长老确实不知道。
乔家人多是一回事,重要的是他从未关注过。
“上次还跟我一起来拜访陆兄,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
原先天赋不错,可惜性子有所欠缺,去了天池河后,断了一臂,修为被废。
从此自甘堕落,”乔无情摇头,有些感慨,有些黯然。
“是福是祸也不一定,或许因祸得福也难说。
不过乔兄突然说起,是这小子有什么事?
如果想要请二长老出手,我不敢直接应下,倒是可以去帮忙询问下。”三长老看着乔无情说道。
“乔兄说笑了。”乔无情立即解释道:
“那小子的情况我知道,希望渺茫。
如果铁了心的不放弃,我倒是会厚着脸皮求一下那位前辈,可现在他自甘堕落,谁也没办法。”
乔无情不可能接受这个好意。
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大人情。
虽然陆家不在意,但是会磨损他跟陆家三长老的情谊。
得不偿失。
他乔家凭什么能够进陆家?
要知道,道宗虫谷等顶级势力都无法进来做客,可他就可以。
不是因为他乔家厉害,只是因为他跟陆家三长老是旧识。
关系还不错。
陆家最擅长利益交换,所以他不会跟陆家有什么利益牵连。
上次联姻,不太一样。
“那乔兄的意思是?”三长老好奇的看着乔无情。
他深知有个废材小辈,是多么头疼的一件事。
尤其还理直气壮不求上进。
要不是即将大婚的缘故,陆水绝对要关禁闭。
越想三长老就越气。
乔无情没有直接解答,而是拿出了一张请帖,最后动了动手指丢了出去。
嗖的一声,请帖出现在三长老手中。
三长老有些意外的打开查看。
只是这一看,让他有些惊讶。
“订婚请帖?”三长老看向乔无情道:
“还是跟魔修地界的冰原雪域域主之女,是叫乔乾的小子?”
“嗯,对他来说也是件好事吧。
相对来说女方条件一点不差。
乔家人多,很难顾上他,有了这门婚事,对他也是个帮助。”乔无情开口说道。
“订婚时间在这个月月底?还是在冰原雪域?
他们有这么强势吗?”三长老看着请帖好奇的问道。
至于乔无情说人多这事,他觉得乔无情在跟他炫耀。
而日期也是,居然一个月不到。
不过只是订婚,跟陆水的婚事也有些不同。
“订婚而已,我们乔家不争这些。
不过主要还是因为冰原雪域的月之国。
月之国度即将开启,冰原雪域没有进入的实力,而我们乔家刚刚好有所研究。
算是聘礼了。”乔无情大致的解释了下。
他说的很清楚,联姻就是为了这个月之国度。
而月之国度的入口掌控在冰原雪域的手中,所以订婚在冰原雪域,订婚的日子就是他们尝试进入月之国度的日子。
“只是订婚吗?”三长老有些好奇。
月之国度他没有丝毫兴趣。
“成婚的事需要看他们自己,不过冰原雪域的人,倒是希望尽快。”乔无情开口说道。
三长老把请帖收了起来道:
“我暂时不能离开,到时候让陆水替我们跑一趟。
希望乔兄不要介意。”
“能有人去,就已经够给乔某面子了。”乔无情一点都不介意,请帖其实也就是顺便送的,他来这里是对石门有些兴趣。
而且乔乾成婚而已,他本意也不是请陆不争。
萌妻送上門:豪門溺寵
去个陆家少爷陆水,对他来说刚刚好。
————
中午的时候陆水被他娘亲叫了过去。
他觉得自己也没干嘛,吃饭的话那个侍女也没有直接说。
所以具体是什么事,他猜不出来。
“娘,你找我?”来到他爹娘的院子,陆水发现只有他娘亲一人。
东方黎音坐在亭子中,她穿着保守仙裙,头发梳到了一边。
看起来就知道早已嫁为人妻。
虽然还很年轻。
但是陆水知道,他娘亲都已经好几个半百了。
可不管过了多少个半百,她一如既往保持着现在的容颜。
哪怕上一世过去了无数年,也是如此。
他爹就不一样了,后面每过一年,就会让自己头发变白一根。
等全白了,再每过一年,变黑一根。
越活越年轻了。
陆水很多时候都不爱搭理他们。
“跪下。”陆水刚刚靠近,东方黎音就开口让陆水跪下。
陆水愣了下,最后还是跪了下去:
“娘这次有什么要我做的?”
“知道错了吗?”东方黎音突然问道。
这一问,让陆水有些懵逼。
不是让我做事吗?
不过他还是好奇的问了句:
“我这两天好像没有做错什么呀。”
他仔细想了想,除了引人来攻打自己家,他没有做错任何事。
而攻打陆家这件事,他娘亲肯定是不知道的。
这事他们要是知道了,问罪的就不是他娘亲了。
而是三长老。
直接跪两天再说。
所以应该不是这件事。
很快陆水想到了什么。
不是这个,那难道是买神兽的事?
这可能性很高。
那要怎么解释才能不被惩罚呢?
陆水觉得要好好思考一下,很快他发现自己可能想岔了。
“都是家里订的婚事,别人家孩子都要订婚了,你呢?
那些年戰過的日子 浴血小付
天天跟小雪儿在一起,为什么一点进展都没有。”东方黎音开口说道。
陆水:“???”
他娘在说什么?
異能之破
“听你爹说,乔家的乔乾要订婚了,月底你需要去一趟。”东方黎音看着自己儿子说道,随后叹息一声:
“我跟你爹还想着,什么时候你跟小雪儿感情升温了,再去提一提提前完婚的事。
可是没想到,一点进展没有。
儿子不知道为爹娘考虑。”
说着东方黎音就一脸的黯然。
陆水:“…..”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自我反省一下?
只是还没觉得自己该反思,他就发现不用反思了。
他看到他娘亲托着腮无奈道:
“你不争气点,娘亲没事做,有些无聊。”
陆水:“……”
舅妈来做客了,您没事做就去学做菜吧。
陆水心里这样想着,可不敢说出口。
万一这两天他娘要亲自下厨就不好了。
再让他爹知道了,又得跪,又得罚。
不过他会让他爹娘有机会再去缩短成婚日期吗?
不可能的。
上次缩短一次,直接害得他计划变成了紧急形态,再来一次,那就是完完全全的送死形态。
他一世英名,万无一失的计划。
就毁在他爹娘心血来潮想找点事上。
不过,刚刚说谁要订婚来着?
“乔家乔乾?谁呀?”陆水看着他娘亲,好奇的问道。
“上次在秋云小镇跟你起冲突的那位。”东方黎音对于自己儿子忘记对方是谁,不意外。
有时候是真的忘记,有时候是中二病发作了,假装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