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7ak笔下生花的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線上看-第719章 雲羅郡主推薦-w5dm9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林寒再次点头,随后又是低笑道:
“你不觉得眼熟吗?”
柳若馨一怔,又是盯着看了几眼,突然低声惊呼道:“这不是云萝郡主跟她身边的侍女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林寒摇头,不过心里却是再次微微感叹,毫无疑问,成是非已经如同原本剧情里那般,和云罗郡主认识了。
想了想,林寒拉了一下柳若馨,两人带着童童就走到了旁边的一处小巷,继续看着这边的事情。
很显然,林寒是不愿意出手去管这些事情了。
而这边的赌坊之中,已经再次冲出了一大群的人马,围着成是非不断的攻击。
只不过现在的成是非已经是施展了金刚不坏神功,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那赌坊之中的打手之中虽然有几个好手,可是面对这样的事情,又哪里能够打的过?
一时间里,几十个打手先后被成是非打到在地,遍地哀嚎。
萌妻到貨:指斷湮弦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有一队人马冲了过来。
“锦衣卫办事,都给我闪开!”
一声声的怒喝之中,几十个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番子出现在大街上。
一时间,周围的百姓都是急忙的闪避。
看到来人,林寒就忍不住的有些惊讶道:“这些锦衣卫怎么这么快?”
旁边的柳若馨却见怪不怪道:“这里有着锦衣卫一个驻地,而且这个赌坊,应该是和锦衣卫有着联系的,否则的话,又怎么会这么快!”
林寒点了点头,如锦衣卫和西厂这样的部门,多数都是和各种灰色产业有着密切联系的,而这种地方,也多数都能获得极为丰厚的情报……
而此时此刻,这一队锦衣卫分开周边的百姓,却都是恭敬的站在一边。
与此同时,一道尖利刺耳的声音忽然响起。
“来人呐,把这几个闹事的狂徒给我抓起来!”
此刻说话的,是一个黑发白眉的太监,此刻正神情倨傲的看着场中的成是非几人。
只不过在看到男扮女装的云萝公主的时候,他的神情却明显的一愣。
看到这个太监,林寒也有些疑惑。
倒是旁边的柳若馨开口介绍道:“这是曹仁超,是皇帝的贴身太监之一,一身功力极为了得,已经到了宗师境!”
听到曹仁超这个名字,林寒才是恍然大悟,当初他在看到大内密探零零狗等人的时候,就好奇对方的死对头曹仁超为何没有出现,却没想到现在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对方。
正想着,旁边的柳若馨已经再次开口道:“这曹仁超的烈火退和寒冰掌极为诡异,而且他和曹正淳极为亲近,据说两人1.4相遇的时候,都是以兄弟互相称呼的!”
“曹正淳一把年纪了,这曹仁超看起来也不过三四十岁,他还真是能够拉下脸来?”
林寒感到有些好笑,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柳若馨闻言则是摇头笑道:“你也知道皇帝身边的保龙一族和十二生肖密探,曹正淳一直都看不起那些大内密探,而在宫里,这个曹仁超和大内密探之间也多有摩.擦,两边的关系还是挺复杂的!”
林寒点了点头,这皇帝看来是喜欢平衡之术,若非如此,这六大部门也不会相互制肘,如今看来就连贴身保护他的大内密探和这曹仁超,也同样是如此。
这边林寒和柳若馨还在说着,另一边的锦衣卫已经冲了出去,看样子是准备把成是非几人抓起来。
只不过才刚刚有所动作,成是非身边的云罗郡主就已经开口娇声喝道:“曹仁超,你敢抓我?”
“哎呦我的郡主哟,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您知不知道,皇上知道您私自出宫的消息是多震怒,也幸亏奴才跑到这里来了,要不然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您还让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怎么活啊!”
一看到云罗郡主发飙,曹仁超的脸上瞬间就堆满了笑容,急急忙忙的跑到云萝郡主的身边,满脸的谄媚。
看到曹仁超的脸,云萝郡主就嫌弃的别过头去,开口冷声道:“我能出什么事情,倒是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郡主息怒,郡主息怒!”
曹仁超急忙伸手朝着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拍了几下,开口12道:“瞧瞧奴才这张嘴哟,郡主啊,您还是快点回去吧!”
云萝郡主见状哼了一声,又是回头看着赌坊的一群人,开口道;“他们想要抓我,你就这样不管吗?”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曹仁超一愣,随后又是回头对着一群锦衣卫,开口厉声喝道:“你们这群废物还愣着干嘛?快去把这群刁民给我抓起来!”
一群锦衣卫闻言都是急忙冲过来,没多久,就押着哭天喊地的赌坊老板走了出来,甚至连那些被成是非打倒在地的人,也都是全都被抓了起来。
神遊都市記
看到这些,云萝郡主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是回头看着还在金刚不坏之体状态中的成是非,开口道:“哼,你看到没,本郡主根本就不用你来救!”
成是非一阵无语,不过口中却是忍不住的嘲笑道:“如果不是我救你出来,你觉得你能撑到现在?那些人可不会管你是什么郡主!”
一席话,说的云萝郡主哑口无言。
而成是非在说完之后,却也是不再多说,转身就逃离这里,任凭云萝公主怎么去看,都不肯回头。
另一边的曹仁超倒是想要出手,只不过在云萝郡主的训斥下,却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待着,根本不敢有任何异动。
等到成是非离开云萝郡主才忍不住的跺脚道:“这个混蛋师傅,还说要教我武功,就这么就走了?”
·旁边的曹仁超见状急忙接话道:“公主啊,您是金枝玉叶,干嘛要练什么功夫,您要是想学,奴才现在就去把那个人给您抓回来……”
云罗郡主却一跺脚,恨恨的开口道:“去抓那个叫成是非的人,一定要抓到他!”
才刚刚开口,就看到不远处又是走来了一个人,正是成是非。
只愛妳的菊花
只不过此刻的成是非,正一脸坏笑的看着云萝郡主,开口叫道;“喂,好歹我也是你的师兄,你就这样对师兄的吗?”
云罗郡主轻哼一声,却是瞪了眼成是非,才开口道;“你马上跟我回皇宫去,我找你有事!”
成是非闻言则是摇头笑道:“你让我回我就回?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看到成是非如此的胡搅蛮缠,云萝公主也是一阵气馁,只能上前几步,拉着成是非开口道:“我母后丢了,你帮我找回来好不好?”
“那是你们家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成是非大摇其头。
只不过云罗郡主看见成是非这个样子,则是从荷包里取出一叠银票,开口诱惑道:“你要是找到了,到时候这三十万两银子就都是你的了!”
看到云萝拿出银票,成是非瞬间双眼放光的看着其手中的银票,整个人也瞬间换了一副面孔,屁颠屁颠的跟在云罗郡主的身后,口中更是开口献媚笑道:“那个,能不能先支付一点?我四处查案,总是要有点花销的!”
云萝郡主则是哼了一声,背着手瞪着曹仁超开口道:“看什么看,回去!”
“好嘞!好嘞!”
曹仁超听见云萝的话,急忙命人护住云萝郡主的周围,只不过在看到成是非的时候,眼中却闪过了几分的光芒。
略微停顿了一会,曹仁超才是看着成是非开口问道:“不知道这位是?”
云萝郡主眼睛一瞪,看着曹仁超开口问道:“要你管?他是我师兄,怎么了?”
曹仁超急忙垂头,低声开口道:“不敢不敢,郡主的事情,奴才怎么敢插手!”
云萝郡主看到曹仁超服软了,这才是哼了一声,起身朝着前面走去,而另一边的曹仁超和成是非则都是急忙跟上。
还有463剩余的锦衣卫,也都是押着那赌坊里的人直接离开。
一直等到这些人全都离开,柳若馨才是疑惑道:“古三通的儿子,怎么会和云萝郡主跑到一块去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很熟?”
林寒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不过这些事情,林寒是没办法解释的,只能开口叹道:“有许多事情都是妙不可言的,你看那云萝郡主的样子,就知道了!”
離鄉
柳若馨一怔,随后也同样是低笑了两声,片刻后,才低声道;“还真是妙不可言!”
看到柳若馨的美目流转,目光也落在自己的身上,林寒也同样是心中一动,直接伸.出手来,一手拉着柳若馨,一手拉着童童,脸上浮起了几分的微笑。
就这样,两人一个小孩,慢慢的走在大街上,宛如一个家庭一般,简单却又温馨。
林寒这边在闲逛,而另一边在皇宫之中,皇帝正在御书房之中,看着眼前的曹正淳和朱无视。
这两人,一个是东厂的督工,一个是护龙山庄的执掌者,更是皇帝的皇叔,当今王爷。
就看到,此刻的曹正淳,虽然看似躬着身子恭敬无比的站在皇帝面前,但是一双眼睛却在滴溜溜的转着,思索着该如何给朱无视下绊子。
而另一边,朱无视则是气宇轩昂傲然而立,甚至还有空去打量皇帝御书房墙上的字画。
而皇帝,此刻则是脸色铁青的看着各大部门送上来的情报。
只是匆匆的扫了几眼,皇帝就啪的一声把所有的文件都排在拍在桌子上,口中更是怒道:“废物!废物!全都是废物!已经五天了,到现在还是没有太后的消息,我倒是想要问问,朕养你们这么多人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口中说着,皇帝也是焦虑的起身不断的来回走动着。
看到皇帝如此,曹正淳的头就垂的更低了,似乎是想要极力的缩在一起,好让皇帝不注意到他。
而另一边,朱无视也是微微动容,目光从周围的名贵字画上挪了下来,沉吟片刻,才是再次开口低声道:“皇上不用担心,那群贼人虽然掳走了太后,但是却并没有什么恶意,现在始终没有动静,也不过是故意吊人胃口而已!”
贵爵学院之芭比的天价初吻 邓茜元
才刚刚说到这里,曹正淳就忍不住的开口讥讽道:“王爷真是好气魄,太后现在生死未卜,王爷还如此淡然,莫非王爷早就知道太后没事?”
朱无视冷哼一声,又是看着曹正淳开口道:“曹公公何出此言?本王只是按照自己的推断来分析,莫非曹公公这么盼着太后出事?”
“你……你血口喷人!”
曹正淳一看朱无视张口就给自己扣了一顶大帽子,当即便是脸色一变,又是急忙跪在皇帝面前,开口嚎道:“皇上,老奴的忠心可是日月可鉴,请皇上明察……”
混元龍帝
皇帝原本就是心烦意乱,此刻看到曹正淳和朱无视两人又是彼此看不顺眼,只觉得更加烦人,当即便是开口怒道:“曹正淳,林寒那边可有消息了吗?他可是和朕约定了七天,朕让你派人去跟着……”
皇帝还没有说完,另一边的曹正淳就是脸色一喜,急忙开口道:“皇上,老奴政要禀告此事,林寒每天带着西厂的柳若馨,还有一个不明来历得女童,整日里游手好闲,到处乱逛,根本就没有去侦查太后的行踪……”
说到这里,曹正淳就忍不住的再次开口道:“依老奴看来,这个林寒肯定是知道自己无法完成任务,所以才到处花天酒地,亏皇上还如此信任他,他这可是欺君之罪啊!”
一句话,让皇帝的脸色也是猛的一变,忍不住的开口怒道:“林寒竟然敢如此?”
听到皇帝的话,曹正淳的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口中再次开口道:“皇上,林寒此人虽然功夫不错,但是毕竟是年少无知,老奴猜测,这个林寒呀,根本就没有把太后的事情放在眼里!”
微微停顿片刻,曹正淳又是低声补充了两句:“在者说,皇上您把他看的那么重,不管是谁,恐怕都会恃宠而骄!林寒的年纪本来就不大,这么做也是有情可原的……”
这简短的几句话,虽然听起来是轻描淡写,也像是曹正淳替林寒解脱,可是任谁都知道,曹正淳压根就是想要害死林寒。
此刻皇帝在听到曹正淳的话,也是被气的七窍生烟,脸色也是红一阵青一阵,忍不住的咬牙切齿道:“朕还满心的以为只有他林寒才能够找到太后,现在看来……”
刚刚说到这里,曹正淳就再次开口道:“皇上不要动怒,林寒刚开始破案也许只是运气使然,这一个人的运气用光了,现在可不就原形毕露了吗!”
“哼!这个林寒,朕早晚要跟他算账!”
皇帝目光闪烁,脸上已经是布满了怒气。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直守卫在皇帝身边的保龙一族的零零恭、零零喜、零零财三人都是对视了一眼。
对于林寒,这三人也算是有着几分的了解,也知道林寒是有着真本事的人,并非是曹正淳说的那么不堪。
到了此刻听到曹正淳颠倒黑白,在皇帝面前诬陷林寒,零零恭就忍不住的开口道:“皇上,属下自负对林寒有着几分了解,他行事虽然不拘一格,但是却往往能够发现其他人所无法注意到的细节,属下私自猜测,林寒看起来游山玩水,但是必然是有所图谋!”
爱的囹圄 解忧
另一边的曹正淳则是嘿嘿一笑,看着零零恭拆自己的台,当即便是冷哼道:“保龙一族负责皇上的安危,什么时候对查案和宫外的人这么熟悉了?莫非零零恭大人和那林寒有交情?”
一句话,可是明里暗里说零零恭勾结宫外的人,这可是一顶大帽子,若真是让皇帝起了疑心,恐怕保龙一族以后就要失宠了!
而此刻听到曹正淳的话,零零恭就忍不住的开口哼道:“保龙一族行事,还用不着曹公公来指责,在下只是就事论事,曹公公可别忘了,当初陛下和林寒约定的是七日之内找到太后,现在时间还没到,万一耽误了林寒寻找太后,到时候这个罪名谁来承担?你们东厂吗?”
一番话,说的可谓是有理有据,就连旁边的皇帝,也是听的连连点头,略作思索,皇帝才是开口道:“阿恭说的对,现在七日之期限还没有到,如果到时候他林寒没有找到太后,到时候朕就绝对不会轻饶!”
零零恭听到皇帝改口,心里也是微微叹息一声,随后才是再次开口道:“皇上英明,微臣倒是觉得,这一次若是能够找到太后,恐怕非林寒莫属!”
皇帝点了点头,不过脸上却也没有了刚开始的那些怒气。
你未娶,我不嫁 手掌太潮
而另一边,曹正淳看到自己好不容易说的皇帝对林寒起了几分疑心,现在却被零零恭三言两语给拆了台,心里也是忍不住的生起几分的怒意。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
不过曹正淳也同样清楚,现在皇帝已经做出了选择,他若是继续说,恐怕到时候就要惹人生厌了。
故而此刻曹正淳话锋一转,便是再次开口道:“皇上,还有一件喜事,奴才想要告诉皇上!”
皇帝一愣,看着曹正淳开口惊讶道:“可是母后的消息?”
曹正淳则是微微一顿,又是摇头道:“上一次皇上遇袭,老奴心里也是倍感痛苦,所以最近倍加努力,以我五十年的童子功,已经修炼出金刚之体,日后若是再有刺客,老奴就可以作为皇上的护盾,任谁都休想伤到皇上一根寒毛!”
皇帝的脸上似乎是露出几分的笑意和满意,只不过眼中却始终是没有任何的闪烁,只是开口随口道:“很好!很好!曹公公的忠心,朕也看到了!你放心,朕不会亏待你!”
“老奴357只是想为皇上尽忠而已!”曹正淳面带笑意,微微躬身。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零零恭却冷哼一声,开口低声道:“曹公公不必多虑,在下练的就是铁布衫,也是刀枪不入,有我零零恭在,就算是千军万马,在下也可以护得皇上的周全,就不劳曹公公费心了!”
保龙一族乃是皇帝的贴身侍卫,这挡枪挡刀的活,原本就是他们的。
而曹正淳方才的话,显然已经是在抢他们保龙一族的饭碗了。
也正是因此,此刻保龙一族的三人,都是极为不满的瞪着曹正淳,零零恭更是直接开口挤兑。